去看書 > 高考落榜后:只有我選擇修仙 > 第八百九十章青漪出手
  望江湖畔。

  楊封持戟,望著湖面陣陣出神。

  這一刻,他想到了許多,大夏星,父母、導師、朋友,以及封仙宗,更有顧芊芊……

  如今他來到古星空戰場,只盼能夠早點而遇到他們。

  青璇、顧芊芊、冰瑤三女的天賦不必多說,就算進入古星空戰場,也不會是籍籍無名之輩,最令他不可思議的,還是這望江湖畔的主人。

  青漪。

  跟他的導師青璇太像了,簡直一個模子刻出來的。

  莫非,她也出自青氏一脈,可為什么又不認得他的導師呢?

  楊封壓下心頭翻涌的思緒,無論如何他都要把這件事查個水落石出。

  “如果想晚上被獵殺者盯上,那你就繼續待在下去,到時候缺胳膊少腿,說是死了,可別怪我提醒。”

  一道美妙聲音在楊封身后響起。

  “導……青漪,你來干什么?剛才你說夜幕降臨,‘獵殺者’就會出現,不是說我們進入古星空戰場的新人,有新人保護期嗎?他們的手能伸這么長?”

  楊封就是為了躲避‘獵殺者’才來這里的,望江湖畔,新手保護期,能夠新手,一年的保護,一年之后,就沒有新手保護期一說了。

  “你師姐的情況,很特殊,在新手保護期,獵殺者也會聞風而來。”

  青漪的話,再度令楊封一怔,他心中升起對獵殺者的一絲厭惡,怎么還像狗屁膏藥一樣,怎么也甩不掉了?

  從進入古星空戰場到現在,楊封暫時還沒碰上獵殺者,可是對獵殺者的名號,從赤發小鬼再到青漪,這人似乎都對獵殺者,有一種畏懼的情緒在里面。

  而且赤發小鬼,亦或是青漪都提到‘秩序’,所以古星空戰場的‘秩序’究竟是什么?

  “哦?那我倒是想瞧瞧你們口中的獵殺者。”

  “呵!死了可別怪我沒提醒過。”

  說完青漪離開了。

  楊封依舊凝視著湖面,獵殺者!

  既然遲早都會遇上,那就先碰一下,看看誰更強。

  “獵殺者,我等你們降臨。”

  ……

  望江湖畔的風,很冷。

  當夜幕降臨的剎那,樓閣的燈熄滅了。

  夜很冷清,天上的星辰很稀疏。

  忽然間,湖面涌起狂風,無數道身影,掠過。

  這些人,握著獵刀,出手間,帶著破空的聲音。

  “哦?哪里有個人,有趣,是在專門等我們嗎?”

  “老哥他是我先發現的,應該歸我!”

  說著就迅速的跟了上去。

  “來了。”

  手持火神戟,身上不滅符文流轉,綻放神芒。

  迎風而立。

  嚓!

  割裂空間的聲音,一道刀光與楊封擦肩而過。

  “獵殺者?”

  “喲!小子還挺狂嘛!不知道星空戰場,是我們來維持秩序的嗎?大晚上不休息,還想著刻苦修煉啊?”

  “維持秩序?就憑你們?”

  “十字滅空斬!”

  十絕橫空,符文化劍。

  兩道劍光朝著獵殺者絞殺而去。

  “好膽!”

  這個獵殺者,沒想到在知道他是獵殺者后,楊封還敢主動出手挑釁。

  “獵鬼·飲血!”

  這獵殺者,雙手長出血甲,刺破天穹。

  鋒銳的利爪劃破空氣,迎上楊封的符文劍。

  碰撞出激烈的火花。

  兩人皆是身形暴退數米才穩住身形。

  “顯圣境?!”

  這個特殊的境界,有時候能爆發出,與境界不匹的力量。

  他沒想到,今天的第一單,就碰上這樣一個刺頭。

  “獵殺者不過如此!”

  “滅空掌!”

  不滅經催動到極致,符文流轉,神血耀世。

  金燦燦的符文,展露出他的不凡,雙掌結出金色紋路。

  一掌拍向了獵殺者。

  “今天還遇到一個刺頭了,讓血魂丟了面子。”

  “不錯!這肉身可以拿來研究研究。”

  在領悟不朽不滅經中,不滅經的部分之后,楊封將不滅符文,烙印進血肉、骨髓之中,兩股圣血在不滅符文的加持下,達到一個全新的高度。

  金血燦如神芒,刺得讓人睜不開眼。

  “居然遇到反克制我們的人,他身上那烙印在血肉上的,好像是不滅武尊的不滅符文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如果楊封聽到的話,一定會震驚,不滅武尊,這是他自己領悟出來的,雖然借鑒了不滅經的上半卷,但純屬有些僥幸的意味。

  “有意思,凝出符文,烙印在血肉之中,想踏不滅武尊的,不滅之路嗎?”

  不滅武尊,肉身超脫,自成一道,修出驚世符文,踏出一條獨一無二的不滅之路。

  不朽不滅經,集合了不朽仙帝與不滅武尊的兩大神通功法。

  乃是逆天功法經文,為世所不容,所以只有上半卷不滅經。

  憑借模糊的骨文,過人的領悟能力。楊封誤打誤撞的悟出不滅經。

  “獵鬼·絕殺!”

  這位獵殺者,已經開始重視楊封,并把他視作真正的強者。

  動用了他的絕招。

  滅空掌,拍出是金紋凝血,獵殺者,雙刀齊至,劃破滅空掌。

  “凝符成骨,骨符化形!”

  楊封知道兩者之間還是存在差距,他對面的獵殺者,起碼也是大圣境的,不過應該不超過三階。

  而他剛才能抗衡對方,純純是因為顯圣境,忽高忽低的戰力。

  就在剛才,他悟出了凝聚骨符的奧妙。

  將符文烙入血肉,僅是不滅經的入門,凝聚骨符才是算真正登堂入室。

  “骨符!他凝出了骨符?不是說不滅武尊的不滅經與不朽仙帝的不朽經,早已失傳了嗎?怎么還有人能修煉出骨符?”

  將修出的符文烙印進血肉,這獵殺者見過,可是凝聚出骨符,他們掌管的空禁沒有這樣的人。

  “殺了他!他的存在可能會影響古星空戰場的秩序。”

  使出絕招后的獵殺者,在骨符驚人的防御力之下,他只能夠擊退楊封。

  修為上的差距,讓楊封只能被迫防守。

  “這骨符的防御力好強。”

  這是骨符給楊封最直觀的感受,剛才獵殺者那刀,已經威脅到他了。

  如果不是骨符,剛才他就要掛彩了。

  “該死,早不凝聚晚不凝聚,偏偏在這個時候,凝聚骨符,我就不信,你這骨符真能做到不滅。”

  獵殺者,的出刀速度越來越快,刀法一刀比一刀凌厲。

  “獵鬼·百刀!”

  在這種沖擊下,楊封明顯感受到,他凝出的骨符,撐不住了。

  骨符上的骨紋,開始出現龜裂。

  “好快的刀,而且刀意在無限疊加,這樣下最后一刀,我肯定承受不住。”

  楊封能清晰的感知到,對方的每一刀,都比之前的刀速,要強,要快。

  每一刀,都帶著凌厲的刀氣。

  “境界差距就擺在這里,難道我就這樣敗了嗎?”

  楊封還是不甘心,但骨符已經是他最后的手段,當然他身上還有底牌,但不到性命攸關的時候,不能輕易施展。

  隨著刀氣的疊加,最后一刀揮出,那是驚世一刀。

  “死吧!”

  他的百刀,可是大圣境四階的體修,都不敢硬抗的,何況楊封一個顯圣境。

  想要抗衡這樣的刀氣,除非有奇跡出現。

  “不管了,只能暴露……”

  楊封剛準備用身外化身,一道身影出現,帶著一輪青月。

  “青漪,你為他與我們為敵?”

  這輪青月,自然是青漪。

  嗯?楊封沒想到,之前說話,突此決絕的女人,竟會出手救他。

  避免了他暴露底牌。

  “不滅武尊的傳人,我自當照拂,你們何必躲躲藏藏,現身吧。”

  “青漪,你覺得不滅星還存在嗎?得罪了域主,斬斷三域的秩序,他罪不可恕!”

  “……”

  楊封這個時候,識趣的站在青漪的身后,打量著這個跟他導師長得一模一樣女子。

  連護短都很像,只是為什么對方會裝作不認識他的樣子呢?

  “還說不是我導師。”

  “斬斷秩序,已經是過去的事兒了,連通域有無數條秩序,你們管不過來,古星空戰場,也并非你們的天下,諸天萬域,還有比你們強的存在。”

  青漪并不乎,得不得罪對方,從她決定出手護楊封的那刻,她就沒想那么多。

  “好,青漪這次我們就賣你一個面子,下次他落到我們手里,別說你,就是青霄來了,也不管用。”

  說完,獵殺者離開了。

  只留下楊封和站在原地的青漪。

  “我還以為你要繼續逞強呢!”

  青漪一直暗中觀察楊封,發現楊封肉身修煉,很想不滅武尊,如此年紀凝聚骨符,這份天資,不滅武尊再生,也不過如此。

  “導師,你還不愿意承認嗎?”

  “咳咳!小子別以為我救了你,你就可以占我便宜,再說最后一遍我叫青漪。”

  “你真不我導師?那你聽過青氏一脈嗎?”

  青漪,聽到這幾個字,心里莫名有驚慌。

  “你知道青氏一脈,莫非你口中的導師,也是我青氏一脈的人?”

  “嗯。”

  天下怎么會有兩張一模一樣的臉?

  看著楊封盯著自己陣陣出神,青漪忍不住問道:“喂!看夠了嗎?你導師真的跟我長得一模一樣?”

  青漪有些不相信,世界沒有兩片相同的樹葉,人也一樣,就算是孿生姐妹,也有不一樣的地方。

  更何況,她根本就沒有流落在外的姐妹。

  “嗯,很像,她不記得自己的過去,她一直在尋找自己的過去,自己的身世,后來她飛升上域,我們之間失去了聯系。”

  楊封一直相信青璇還活著,因為連他都沒死,那時的青璇成功渡過天劫,又怎么可能死?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