和想象中不同,本以為紅網在沖破後會有特殊反應。

但在沖過紅網的一瞬間,第二意誌心中陡然鬆了口氣。

隻見在他沖破的霎那,身後的紅網就好似猛然亮起一般,除了有著數道近乎光速的資訊向著四麵八方傳遞出去,除此之外並無異常。

不出意外的話,應當是發出警報,暴露出他現在的坐標。

而在紅網後,在林安眼中,此時的紅網外的畫麵猛然一變,轉而變成一片漆黑的世界。

無聲,壓抑。

猶如時空轉換一般,原本紅網內的世界中有高懸的太陽。

但在紅網外的區域,似乎黑暗纔是一切的主色調。

伸手不見五指,彷彿強加下的黑暗和無處不在的壓力充斥整個世界。

隻見在高空之上,有的隻是一輪散發著墨色光芒,彷彿月亮一般的奇怪造物。

明明是散發著光亮,但在這股光芒的覆蓋下,紅網外的世界,反而更加幽深黑暗。

看上去,就好似死掉的世界一般。

“世界環境不同?壓製效果?”

幾乎在霎那間,第二意誌便陡然感覺到了一股無形的壓力覆蓋在身上。

憑借著極強的判斷能力,他在瞬間便意識到,這似乎是覆蓋性,充斥著整個區域的重力。

“全域重力規則?”

“這是用來剋製異化者的?”

眉頭一挑。

第二意誌下意識回看了一眼內外兩個截然不同的畫麵,頓時便想到了為什麼會這樣。

這處死戰之地,顯然被劃分成了兩個區域。而無論是異化者還是異種,他們都改造了各自區域的“規則”。

異化者肉體強大,但感知能力和各種特殊能力上遠不如異種。

因此他們選擇製造紅網,試圖彌補感知探查方麵的缺陷。

當然,也許還有別的作用,但林安現在還沒發現。

而異種則選擇在自己區域內部下大量規則重力,以此來增加異化者在此戰鬥時的身體負擔。

至於黑暗的環境對於異種而言毫無影響,但卻能乾擾異化者本就貧弱的感知。

可以說兩方為了占據優勢,當真是盡一切可能的在增加自己的勝算。

“還不錯,對我來說影響不大,如此一來反而會乾擾我身後的追殺者。”

微微鬆了口氣,第二意誌低頭看了一眼自己身上自發運轉的永恒之軀。

很顯然,這種覆蓋性的規則並不算強,哪怕他無法動用永恒之軀,但也能在被動狀態下自發抵消。

隻是正當他準備鎖定一個方向離開時,霎那間,原本毫無異樣的紅網之中,一道紅色的射線驟然射入他的體內。

在近乎光速的速度下,饒是第二意誌時刻警惕著也來不及做出躲避。

“嗡”

伴隨著一聲突兀的蜂鳴,一陣強烈的眩暈感頓時乾擾的他身形一陣不穩。

就彷彿有什麼東西鉆入了他體內一般。

這是!?

臉色微變,意識到有什麼東西鉆入身體後,第二意誌迅速動用精神力掃描身體,但任憑他如何掃描,幾秒後他臉色難看的發現,那東西就好似消失了一般。

是什麼!?某種無法消除的跟蹤標記?還是什麼?

無法判斷具體作用下,第二意誌隻得強壓下心頭的沉重,轉而直接離開。

無論是什麼,既然沒有辦法避免,那隻能走一步看一步。

難度在此增加嗎?

無所謂了!

鎖定好一個目標後,重回冷靜狀態的第二意誌瞬間沖出,準備以最快速度找到一頭四階初級的異種“吃掉”。

他現在,急需補充能量!

隻是在他無從感知下,這道有些詭異的紅光此刻竟好似低語一般,悄無聲息的鉆入了代表林安意識的光球內。

隨著紅光如小蛇一般鉆入後,原本意誌被擊碎,陷入沉睡狀態的林安意識,不可察覺的輕顫了一下。

如果能潛入他此時好似夢境一般破損的意識世界中,恐怕會赫然發現,此時的林安竟好似被困在了一個“夢境之中”。

祭壇,血樹,白骨。

“我們是...一體的。”

一個木然的白骨頭顱說。

....................

“嗯!?觸發了紅網!?”

“這是逃出去了?”

一聲冷笑。

原本朝著西南方位急速飛行的大將猛然一停,轉而毫不猶豫的朝著紅網波動的方向飛去。

和第二意誌判斷的一樣,紅網的確是起到彌補異化者感知能力和紅外防線的作用。

隻要他突破了紅網,自身的坐標就會被瞬間找到。

不僅如此,任何生物在通過紅網時,還會受到短暫的特殊規則影響,在二十四小時內都會持續暴露自身的坐標。

這也是異化者針對異種的特殊手段之一!

“林安...你真的以為你能逃掉嗎..”

高速飛行狀態下,大將麵帶一抹嘲意,他本以為林安在逃走後會潛伏在境內,也許還能多活一會。

但找死一樣接觸了紅網,當真以為逃出這片區域就沒事嗎?

毫無意義...

雖然林安在逃走時表現出了種種異常,實力驚人的發生了暴漲,他到現在也不知道是發生了什麼。

但毫無疑問,林安就算隱藏了再多底牌,也不可能是他們的對手。

不然,根本沒理由逃跑。

尤其是,在他剛才接到的訊息中,手下的異化者找到了兩具同樣被吞吃的異化者屍體!

結合現有資訊,他很輕鬆就能推斷出林安的消耗必然極大!

很有可能,突然暴起下拚命的戰力,是某種消耗生命本源的特殊能力!

隻要能找到林安,無非就是多死幾個異化者罷了!

隻是在鎖定了林安具體方位後,大將好似想到什麼一般,本打算集合本區域以及就近區域異化者圍殺過去的想法陡然一變。

林安...逃到了異種的地盤。

雖然他不害怕異種,但一旦派出太多人手,異種必然會本能的意識到不對。

到時候...

“吸引來那群怪物,總歸是個麻煩...”

“林安的屍體,必須要拿到...”

想到皇給自己下達的命令,大將轉而便取消了低階異化者圍殺的指令。

沒必要帶太多異化者追殺了。

沒什麼意義不說,還會太過顯眼。

有他和其餘高階異化者也足夠了!

雖然理論上來說林安必須死,甚至在確認萬一無法追殺林安下,他們甚至有考慮過乾脆將訊息賣出,提供給這裡的異種。

但最好的結果,自然還是他們殺死林安拿到獎勵。

一個完美者的屍體,他們也需要!

網頁版章節內容慢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

請退出轉碼頁麵,請下載好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。